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金融

煤电联动机制成鸡肋两部制电价或理顺上电价

2018-11-06 22:04:43

煤电联动机制成鸡肋 两部制电价或理顺上电价,

上电价调整政策,终于在千呼万唤中正式公布。 8月26日,国家发改委通知称,自9月1日起适当降低燃煤发电企业上电价,销售电价总水平不变。全国燃煤发电企业标杆上电价平均每千瓦时降低0.93分。

不过,本次上电价调整并不是业内期盼已久的煤电联动,而是再次以环保的名义——腾出的电价将用于燃煤企业的脱硝和除尘。 说好的煤电联动再度失约。“目前国内上电价主要采取的是一部制电价,发电企业的全部成本都混合在其中,没有进行区别管理,所以煤电联动难以执行。”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,在发电侧采用两部制电价,即按电厂的可发容量及上的发电量分别计付电费,有助于进一步理顺上电价。 而就在8月18日,发改委下发《关于完善抽水蓄能电站价格形成机制有关问题的通知》,对抽水蓄能电站实行两部制电价。 业内人士认为,两部制电价是目前国际上广泛采用的电价模式,这将是我国电价改革的一个方向和目标。优先对抽水蓄能电站实行两部制电价,或将成为后期电价改革的一项突破口。 煤电联动“边缘化” 在各省的调整标准上,云南省不下调,江西下调多,为0.0317元/千瓦时。其次是河南 ,下调0.0191元/千瓦时;山西 、浙江 、江苏 、内蒙古西部、湖北 、河南、广东 、这7个省份每度电的下调幅度在0.011元~0.012元/千瓦时;其余省市的电价下调幅度均在1分钱以内。平均来看,此次电价调整,全国燃煤发电企业标杆上电价下调了0.93分/千瓦时。 除了燃煤企业上电价下调外,跨省、跨区域电送电价格也有所下调,平均每度电下调幅度为0.7分。 国家发改委称,将上述降价空间主要用于疏导脱硝、除尘环保电价矛盾,对脱硝、除尘排放达标并经环保部门验收合格的燃煤发电企业,电企业自验收合格之日起分别支付脱硝、除尘电价每千瓦时1分和0.2分。按照国家发改委的计算,结合电价调整,进一步推进工商用电同价工作,江西、广东两省商业企业每年可分别减轻电费负担13.7亿元和20亿元。 “本次下调电价的幅度肯定是低于去预期的。”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在接受采访时认为,秦皇岛动力煤价格指数今年下跌了24%,而本次电价相应调整的幅度只有2%左右。 按照2013年 4.19万亿千瓦时的火电发电量计算,火电企业将腾出约390亿元,专款专项用于脱硫和除尘。 由于此前国务院的规定: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%时,以年度为周期,相应调整上电价。但本次调整的文件中,仍未能出现任何的煤电联动字眼,本次下调电价无关煤电联动。 “煤电联动的本意是将上电价与煤炭价格联动、将销售电价与上电价联动。”林伯强告诉,从2004年中国提出煤电联动以来,只有两次是严格意义上的煤电联动,且都是在煤炭价格大幅上涨的时期。这样看来,煤电联动并不适用于煤炭价格下跌的时候。 制度本身不存在多大的问题。但是如今看来,在煤价低迷时期,煤电联动这一机制已经成为一个“空头文件”,没有了存在的意义。 两部制或“破局”理顺上电价 本次电价调整的幅度,为什么下调这么多,为什么这时候调?发改委依然没有说明。不透明的“一贯制”调整从某种程度上也暴露了电价管理体制的复杂性。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王冬容曾撰文称。 在王冬容看来, 根据煤电联动的政策,标杆电价就要按照煤价波动进行事后调整,让其本身的 “事前价格机制”发生退化,失去了其作为投资决策价格信号的作用。但目前标杆电价采用的是一部制电量电价,使得发电企业的收入几乎都依赖于上电量,让节能发电调度因利益调整太大而无法推行,同时大用户直购电也因为容量切分难题,在实际操作起来形成障碍。所以,适时启动两部制电价已经显得尤为迫切。 所谓两部制电价,是按电厂的可发容量及上的发电量分别计付电费的电价制度,这是目前国际上通用的电价管理制度。其中,容量电价用来补偿固定成本、财务费用、固定税金和基本利润,容量按协议规定的质和量计价。 两部制电价的提法实际上并不新鲜,用户侧也早已实施。1953年两部制电价。 其中明确提出,容量电价弥补固定成本及准许收益,并按无风险收益率(长期国债利率)加1个百分点~3个百分点的风险收益率确定收益,电量电价弥补抽发电损耗等变动成本;逐步对新投产抽水蓄能电站实行标杆容量电价;电站容量电价和损耗纳入当地省级电运行费用统一核算,并作为销售电价调整因素统筹考虑。 “抽水蓄能电站是在系统中的主要作用不是发电, 而是用来调峰。”中国能源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告诉,抽水蓄能电站的效益主要体现在容量上,所以实行两部制电价操作起来比较容易,而且由于目前全国已经建成和拟建的抽水蓄能电站只有50多个,总体的发电量规模也很小,实行起来相对阻力较小。 国家电内部人士亦告诉,在对抽水蓄能电站实行两部制电价,或将成为电价改革的一项突破口,未来发电侧的两部制电价很可能面向风电、光伏发电、核电等新能源上推广。 “是否全面实行发电侧的两部制电价,就涉及到电力体制改革的问题了。”国家电该人士认为,这还依赖于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对于具体方向的定调。 (:DF143)

苹果苗
厚壁无缝钢管
水性腻子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